公司新闻
Company News
经济型酒店苦熬寒冬:有公司没钱做审计被摘牌,有创始人背上债务只能坐绿皮车
人类与新冠病毒共存的第三个冬季来了。对于经济型酒店从业者来说,冬衣可能还需要准备得更厚一些。
“连诉讼费(注:58万元)我都付不起!”布丁股份创始人朱晖近期一度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为了上诉,他不得已坐“绿皮火车”从杭州奔赴北京。“杭州到南京你知道要多长时间吗?六个半小时”。
疫情之下,企业经营陷入困局,回转空间也受限,曾与朱晖同在一个战壕的C轮投资人站到了对立面,一系列连锁反应使得朱晖被迫背上亿元股权回购款。
不止布丁股份,点状散发的疫情挑战着经济型酒店行业的承压线,败下阵来的不在少数。2015年前后经济型酒店集中挂牌新三板,近年来先后向中高端市场突围,不少企业转型升级过程中本已勉强维系,疫情的持续影响成为它们难以抵御的风险因素,甚至有公司因无法负担审计费用,在一年之内从创新层步步坠落,即将摘牌。
疫中艰难维持,有新三板创新层企业没钱做审计无奈摘牌
“房费都交了,那能咋整啊?现在能兑(指转手)给谁去?疫情期间谁兑啊?”
接手经营至今三、四年时间,有两年都被疫情笼罩,一年十多万元的租金成本压在身上,位于黑龙江省绥化市的一家星月时尚宾馆的经营者叫苦不迭。
出于防疫的需求,疫情严重时,住宿酒店业需要配合停业。经营者理解这是防疫的要求,但由此带来的经济损失还是需要自己消化。
去年时,一些地方政府曾对行业进行补贴,缓解了经营者的压力。例如,福州市曾在去年4月出台政策,对受疫情影响暂时生产经营困难且恢复有望、坚持不裁员或少裁员的住宿酒店和宾馆参保企业,按6个月的月人均失业保险金(7740元/人)和参保职工人数落实失业保险稳岗返还政策。
“去年的减免政策大概为公司减少了几千万的支出,但是今年的疫情是点状的,在政策上没办法做统一的补贴。”朱晖介绍。
在朱晖看来,酒店业的繁荣是靠人的流动推动产生的,而点状散发的疫情使得人们产生对流动的畏惧。朱晖称,自去年至今,酒店行业已经经历了多波疫情,去年三、四季度,行业还出现过恢复性增长,但今年疫情带来的防控压力更大,整体需求处于被抑制的状态。
截至目前,通过公开数据难以获知经济型酒店下半年的经营数据。仅从今年上半年与去年同期的对比,企业情况有所好转,但多仍陷亏损。布丁股份今年上半年营收同比上升51.94%,五一期间业绩甚至超越2019年同期,净利润亏损3347.99万元,同比上升260.12%,毛利率为1.72%。古井酒店营收同比上涨37.42%,净利润较上期增加52.88%,亏损411.11万元,资产负债率上升至76.89%。
酒店需要前期投入装修费用,关店是断臂求生。朱晖介绍,布丁股份在2020年关掉约300家加盟店,今年也在陆续关店,关闭的直营店及加盟店的整体数量在百家左右。根据携程发布的数据,2020年9月底的数据与2019年9月底相比,保守估计全国酒店业关店数量约15万家。
今年初还是创新层公司的胜高股份,因为不能按期披露2020年度业绩报告,在今年6月被调整至基础层,由于在年中仍然无法披露去年的业绩,将于11月29日终止挂牌,当前正以“摘牌胜高”的简称向新三板做最后的道别。
“我们的资金全部用作维持经营,在信披这一块的投入就没办法维持了。”据胜高股份董事王凡介绍,公司的资金主要都在维持门店正常运转,信披方面的资金不足,对报告和审计有影响,目前公司能够维持住基本运营,但资金仍然比较紧缺。
如果发展顺利,胜高股份或许能晋升精选层,甚至成为北京证券交易所首批上市企业。“这本来是一个上市的路径,但是现在等于说这个路径就被迫中断了,我们被迫重新寻求其他路径。”王凡表示。
“爬坡”途中疫情来袭,有投资人与创始人“撕破脸”
2015年前后,星月股份、胜高股份、布丁股份、古井酒店、索特来等一批经济型酒店在新三板挂牌。而目前,星月股份已于2018年终止挂牌,胜高股份即将摘牌,向中高端迈进的索特来因2020年期末净资产为负被实施风险警告,背靠知名白酒企业古井集团的古井酒店毛利率骤降至10.43%,负债率翻倍。
相较之下,布丁股份的困局在朱晖本人身上更显突出。根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今年8月1日裁决,朱晖需要向C轮投资者之一的信达国萃股权投资基金(上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信达国萃,目前为布丁股份第三大股东)支付股份回购款1.23亿元及相应利息。
朱晖一度因此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为了上诉,他不得已乘坐“绿皮火车”从杭州辗转南京再奔赴北京。“疫情给酒店行业的打击非常大,经营上比较困难之后,整个公司的估值也在往下走。原来我想把公司卖了抵债也行,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下,卖了也不够。”朱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朱晖与信达国萃的纠纷源于C轮融资增资协议中的“回购权”。按照协议内容,交割日48个月内,若布丁股份未能实现合格上市,投资人有权要求创始股东以按照协议规定的计算方式回购投资人所持有的股权,而合格上市包括A股上市和新三板挂牌两种,对股价及成交量均有约定。
自挂牌以来,布丁股份处于亏损或微利状态。其中,2017年、2018年业绩情况较好,2019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244.59%。对此布丁股份解释称,2019年内2家中高端直营酒店及1家餐厅陆续开业爬坡,但是爬坡期表现不佳,带来了1700多万元的亏损。
据朱晖介绍,除了市场的波动外,按照相关会计准则的处理,新开业的酒店一般前9至12个月都是亏损的,开得越多,亏损越大。2016年,新三板开始分层并推出创新层,2019年推出精选层。按照布丁股份的计划,应当在一两年内进入创新层,也做了相应的业绩规划。但显然,由经济型向中高端市场的拓展并不容易,疫情的出现也压缩了转身的空间。
“经济型酒店,随着各项成本的逐渐升高,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而且因为早期的酒店基本是以经济型为主,相对来说市场比较饱和,经营是比较吃力的。”胜高股份董事王凡阐述了行业的逻辑,当前各大酒店集团主力都在做相对处于“蓝海”阶段的中端酒店。
由经济型向中高端爬坡难在哪里?王凡认为,经济型酒店多已经有了硬性的框架,从成本角度考量,不可能将酒店整个“砸掉”重新装修,只能在现有基础上进行有限的提升,但这类升级也只能匹配一定的房价提升,很难直接提升到中端的水平。

其他新闻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519-8686800
公司名称www.aabbgg55.net
 公司地址江苏常州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www.aabbgg55.net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www.aabbgg55.net 版权所有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519-8686800  公司地址江苏常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