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Company News
唐鸣:行业要"共生" 酒店业主方和管理方须共渡难关
疫情期间,国内酒店行业承受着巨大压力,“抗疫”成为关键词。随着各地企业逐渐返工复工,酒店也在为疫后市场复苏做各种准备。世茂集团副总裁、上海世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世茂喜达酒店集团总裁唐鸣认为,疫情在给经济带来影响的同时,也往往促使相关行业加速升级。现阶段,酒店应该开源节流,做好人才储备和客户服务,研发新的产品,迎接市场复苏。另外,他认为,疫情之下,酒店行业乃至整个旅游行业需要“共生”,抱团取暖,酒店业主方和管理方更应该加强合作,共渡难关。
  据悉,世茂集团旗下拥有上海佘山世茂洲际酒店等高端国际品牌,未来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和京津冀都是世茂重资产投入的主要区域;2017年,世茂集团与喜达屋资本成立了世茂喜达酒店集团。
  唐鸣,世茂集团副总裁、上海世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世茂喜达酒店集团总裁。
  创新经营增加收入,推出“公寓化”套餐
  新京报:疫情发生至今,各地企业陆续复工,现阶段酒店的重点举措应是什么?
  唐鸣:保证客人和员工的安全仍是世茂酒店现阶段工作的首要任务,包括按照严格标准进行消毒清洁,升级智能化无接触服务等。世茂集团旗下的科技公司还开发了一套红外测体温门禁系统,计划在世茂酒店推行,客人在进出酒店的同时便可以完成体温测量。其次,考虑到疫情拐点目前还没有出现,面对入住率的“跳崖”式下降,酒店运营的开源节流在现阶段尤为重要。
  同时,世茂酒店还及时调整经营思维,通过一些创新增加收入,比如世茂喜达旗下的世茂成都茂御酒店、世茂泰州茂御酒店以及上海虹桥世茂睿选尚品酒店,推出了外卖便当、便民蔬菜市集,方便周边社区居民和白领。此外,针对企业复工需求,世茂酒店还推出了7/14天长住和半长住“公寓化”套餐,目前天津生态城世茂希尔顿酒店、绍兴世茂皇冠假日酒店等酒店的返工企业员工入住率就比较高。而武汉世茂希尔顿酒店身处疫情中心,积极配合政府为前来支援的医疗人员提供食宿服务,营收平稳。
  新京报:刚才说到酒店开源节流尤为重要,而有些酒店一天的运营成本高达50万,如何在特殊时期降低成本?
  唐鸣:我们除了个别酒店选择暂停营业,大部分酒店通过半运营来降低成本。比如关闭一些公共空间,如健身房、餐厅、酒吧等,降低能耗和运营成本。人力成本方面,我们与员工充分沟通,在疫情期间不裁员的前提下实行无薪假期。对酒店来说,员工是最宝贵的资产,在这个时期,我们也定期组织员工参加各类线上职业培训,待市场复苏时以更优质的服务面对市场与客人。
  新京报:目前酒店应该做哪些准备来迎接疫情后市场回暖?
  唐鸣:预计中国旅游酒店业今年的收入在第一、二季度将严重下滑,在第三、四季度得到逐步恢复。这种情况下,做好现金流管理、支持加盟商、研究市场出现的新情况新需求,并根据自身情况扬长避短采取相应措施,是迎接市场复苏的必修课。
  具体来说,酒店企业现阶段需要做的,就是低谷调整存量,更要创造品牌、保持品质,维护好已有的业务和用户,控制好人员、物料、资金等方面的成本,做好人才延续,这样才能保存后劲,为行业复苏后的发展积蓄力量。
  新京报:现在有部分酒店在降价打折促销,你认为通过这种措施来提高营收是否有效?
  唐鸣:世茂酒店不会采用低价促销的推广策略,因为我们目前不存在现金流问题,而疫情之后随着旅游市场的回暖,酒店市场也将恢复正常。但是,对于一些因为疫情出现现金流困难的酒店来说,现阶段打折促销的确有助于提高现金流的持有率。
  整个旅游行业需要“共生”,要“抱团取暖”
  新京报:此次疫情对酒店行业的影响是什么?
  唐鸣:对于这场“硬仗”,酒店行业保有信心之余,也要做更长期、更艰巨的“备战”准备,尤其是疫情对中端或中低端酒店造成巨大的压力,部分酒店可能也会随着这次疫情带来的消费结构变化而进行改造或升级。
  从目前情况来看,疫情可能主要直接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的酒店运营,实际上旅游行业的一季度相对属于淡季,因此全年影响相对可控。从长远来看,整个国家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水平是不断提升的,外出旅行已经成为人们重要的生活方式之一,等到疫情结束,旅游消费需求一定会重新反弹。
  新京报:疫情中,酒店企业承受了巨大的经验压力,身兼业主方和管理方双重身份,你认为酒店企业应该怎样渡过此次难关?
  唐鸣:疫情不单单是对酒店行业,更是对旅游行业的所有企业、所有环节都提出了严峻考验。在疫情下,酒店行业乃至整个旅游行业需要“共生”,抱团取暖。酒店业主方、管理方以及其他商业伙伴都应该加强合作,共渡难关。
  一方面,作为业主方,世茂酒店及度假村在此期间会与国际管理公司充分沟通,双方合作调整营销模式,尽量降低能耗、固定成本等;另一方面,世茂喜达酒店集团作为管理方,优势在于更了解业主面临的困难和需求,除了对旗下运营中酒店减免管理费,世茂金融还可为业主提供小额贷款的支持,缓解资金压力。更重要的是,世茂喜达旗下今年有大量筹开的酒店,我们已在和筹开中的项目方积极沟通,合理调整疫情影响期间的工程进度和人员管理,做到成本最优化。
  行业洗牌中,实力雄厚的资本也许会“下场”
  新京报 :能否预判下疫情过后酒店市场的复苏情况?
  唐鸣:下半年度假市场反弹力度会很大,疫情之后人们需用通过度假来放松。因此,度假类酒店应该做好准备,研究如何开发出一些家庭、亲子类的产品。酒店业很大一部分客源来自商务差旅客人,具有一定刚性需求,但疫情结束后,对于商务酒店客源的反弹,我持谨慎态度——受疫情影响,企业会收紧预算,可能会减少出差频率。今年受影响比较大的是会展类酒店市场,线上会议逐步取代线下会议,中小型的培训可能会取消,不过各类大型展会在疫情结束后仍将如期举行,有一定的刚需。
  新京报:业内人士认为,此次疫情会加速酒店行业“洗牌”,你怎么看?
  唐鸣:如果说行业洗牌,主要是集中在中低端酒店。一些业主因为现金流问题不得不关停,大的酒店业主基本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不排除有些业主的主业出现现金流困难,导致旗下酒店关停。这种局势下,一些实力雄厚并对酒店市场有兴趣的资本也许会“下场”,抓住机会进行并购和收购。另外,在此次疫情中,连锁品牌的抗压能力明显更有优势,这样也会促进疫情之后众多单体酒店或者小型酒店加盟连锁品牌。
  新京报:疫情过后酒店市场会产生哪些新趋势,未来什么样的酒店将更受欢迎?
  唐鸣:千禧一代是目前乃至未来最大的旅游群体,酒店如果想吸引他们,就必须走变革之路。千禧一代推动的另一个相关趋势是文化包容的旅行,需要融入当地社区的生活。回顾2019年,包括雅高、凯悦、万豪、希尔顿在内的酒店集团都推出了轻量级的全新酒店品牌,注重设计、空间的重复应用与社交文化,以迎合千禧一代消费者的诉求。世茂喜达针对千禧一代推出的中高端生活方式酒店品牌“凡象ETHOS”,去年年底首家店在厦门开业,今年该品牌也将在武汉、杭州相继落地。
  此外,千禧一代消费者的崛起,也开启了网络成为旅游决策关键影响元素的时代。酒店业营销最大的变革就是客人越来越倾向于由APP、微信等构成的酒店集团直销渠道。酒店行业不仅要依靠手机端做营销,还要不断增加对客人的增值服务。今年,世茂酒店也将深化拓展数字化营销,而世茂喜达酒店集团也将打通更多直销渠道,“梦享会”的会员体系已经与支付宝小程序、飞猪、爱奇艺、喜马拉雅APP以及优客工场打通。

其他新闻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519-8686800
公司名称清雅酒店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江苏常州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清雅酒店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清雅酒店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519-8686800  公司地址江苏常州